业务咨询
有事点这里
有事点这里
信用顾问
咨询热线1:
15139951819
咨询热线2:
0371-65052606
热门文章
联系方式

【信用评级区域研究】2020年各地方政府信用风险回顾及展望

作者:河南誉泰信用评估 更新时间:2020-01-14 09:01:26 已被关注:
更多
近日,由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主办的东方信用论坛“2020年信用风险展望发布暨策略研讨会”在北京召开。本次大会以“逆周期政策加持下的2020”为主题,围绕市场关注的信用风险特征与趋势、重点行业的信用风险展望,以及违约常态化下的信用风险管理等话题展开探讨。来自监管机构、行业协会、商业银行、农商行、券商、保险资管、投资银行渠道、发行人、中国东方资产各平台公司、行业媒体等近400位代表参会。

  会上,东方金诚正式发布了《2020年信用风险展望系列报告》,本次系列展望报告共37篇,报告共有4个系列,分为宏观经济与债市篇、产业债篇、地方政府与公用事业篇、金融机构与资产证券化篇。报告首次推出大类资产展望、首次聚焦违约与低资质债券风险变化,同时为满足发行人关于债市开放背景下的投融资需求,还特别撰写了2020年熊猫债市场展望和2020年中资企业境外融资展望及策略建议。



      今天,我们重点来介绍解读一下《地方政府与公用事业篇》中的“我国地方政府债券信用风险回顾与2020年展望”。2019年我国经济增速稳中略降、多数省份财政增速趋缓、地方政府债务继续快速扩张,地方政府信用指标中位值略有下沉;广东、浙江、江苏信用排序位列前三,浙江、河南等13省“稳”字当头,海南、陕西、贵州、福建、山西等省排序下降。

       2020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将继续保持快速上升态势,发行节奏进一步加快,资金偏赂投资基建领域,利差轻微反弹的概率较大。2020年多省财政运行较2019年将有所改善;上海的财政实力排名或将重回榜眼,浙江、广东、江苏、北京保持前排;河南、四川、河北分列其后,湖北、江西或将前移,体现出第二梯队财政实力的增强;2019年表现欠佳的重庆、福建、海南、辽宁或将改善。2020年整体地方债务风险可控;西藏、上海、广东债务较轻,稳居前三;海南债务负担保障排序或将明显前移,吉林、广西或将后移;贵州、湖南、内蒙古等债务负担较重的省份,相关置换举措的倾斜或将缓解其集中偿付压力。



      东方金诚根据2019年8月发布的新版《东方金诚地方政府债券发行主体信用评级方法及模型{RTFL001201907}》,通过对31个省级政府2015年以来的信用风险指标(经济实力37.5%、财政实力50%、债务负担12.5%)进行了量化赋分及相对排序,综合来看,经济和财政实力较强的东部中部地区省市排名相对靠前,而经济实力较弱,债务风险较高的西部省市排名靠后。



       从2019年信用风险的具体排序来看,可大致分为三组:信用综合得分相对较高的10个省份七个来自东部,两个中部,一个西部地区,依次为广东、浙江、江苏、上海、北京、山东、河南、四川、河北、湖北;排名11-20之间的10个省份中西部和中部各占四个,东部和东北各一个,依次是安徽、福建、江西、内蒙古、重庆、湖南、山西、陕西、辽宁、云南;信用综合评分较低,信用风险相对较大的11个省份中七个来自于西部,两个东部两个东北地区,分别是广西、天津、新疆、西藏、贵州、宁夏、黑龙江、吉林、甘肃、海南、青海。

      与2018年排名相比,除了第1名的广东、11名的湖北、12名的安徽和最后一名的青海没有变化外,其它省份均有变动,其中排名上升较大的分别是北京从2018年的14位上升至2019年的第5位,内蒙古从2018年的21位上升至2019年的14位,云南从2018年的28位上升至2019年的20位,天津从2018年的30位上升至2019年的22位;而下降较快的分别是山西从2018年的并列第8位下降至2019年的17位,西藏从2018年的15位下降至2019年的24位,黑龙江从2018年的20位下降至2019年的27位,海南从2018年的23位下降至2019年的30位。



       而从近五年来排序来看,有13个省份的信用变化趋势比较平稳,分别是东部地区的浙江、江苏、山东、河北和天津,中部的河南、安徽、江西和湖南,以及西部的内蒙古、重庆、云南和广西。而海南、陕西、贵州、福建、山西等省份由于各自的原因在信用排序上有较为明显的下降,其中海南的“兴衰”受制于房地产;陕西的命脉取决于煤炭的景气度与安全生产;贵州税收负增长,债务负担持续高位,拉低了整体得分;福建财政增速空降,受减税政策、房地产调控等因素影响较大;山西经历煤炭下行-反弹-趋稳的过渡,财务增速波动较大。



       在财政实力方面,1.经济规模。对比我国31个省级行政区的GDP和人均GDP,两大指标整体呈现出“沿海双强、边疆山区双弱、中部均衡”的特点,粤苏鲁浙4省凭借早期政策倾斜及沿海区位优势,经济总量和人均处于绝对领先地位,京津沪三大直辖市受益于特殊政策和总部经济等优势,人均富裕度领跑全国。中部省份和西部龙头省份处于我国经济发展的第二梯队,总量和人均相对均衡,甘肃、贵州、黑龙江等省份受制于区位等因素,经济总量和人均尚处于较低水平。2.经济增速。2019年前三季度,各省GDP增速普遍低于2018年,这与中美贸易战、汽车制造业不景气、投资增速不达预期等因素有关。但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,少数省份的GDP增速及好于2018年,包括天津、河北、重庆、内蒙古等6个地区;湖北、湖南两省的GDP增速同比持平,均为7.8%。同期,经济增速最高的前5名包括贵州、云南、江西、福建、西藏,上述5省GDP增幅仍保持8.0%以上;与之相对的是,吉林、黑龙江、天津3省增速垫底,增速均小于5.0%。



       2019年,近半数(15)省份的经济实力呈现不同程度提升,具体包括东部地区的河北、山东、海南、广东、天津,中部地区的河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,西部地区的内蒙古、云南、四川、新疆,东北地区的辽宁。其中河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内蒙古、河北、辽宁、云南7省改善较多。6省的经济实力有所下滑,其中吉林(受汽车行业拖累,国企业占比较高,主要城市产业结构单一,市场抗风险能力不强等原因)、陕西(全省工业企业盈利能力不容乐观,营业成本上升,利润空间压缩;2019年神木矿难使全省主要煤矿停产,支柱煤炭行业盈利受到影响;三大需求增速同时回落,对经济发展拉动作用降低等原因)降幅较大,黑龙江、宁夏、广西小幅下降。



       可用财力方面,我国地方级可用财力规模可观,2019年收入规模约为25万亿。各省的可用财力呈现头部效应与东西梯差,广东、上海、浙江、山东4省的可用财力之和占据地方可用财务的30%,西藏、海南、青海、宁夏可用财力规模相对较小。

       各省可用财力结构不尽相同,上海、北京、广东、天津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比超4成,收入质量较好;江苏、山东、浙江的政府性基金收入约4成,土地交易活跃,但更易受土地相关的规划、市场、政策等因素带来的不稳定性。上级补助收入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区域财力间的极度不平衡;得益于边疆区位及战略安全等特殊因素,西藏、青海的上级补助收入占比超过7成,甘肃、黑龙江、新疆、宁夏、内蒙古超5成。

       从人均可用财力来看,西藏遥遥领先,是唯一超5万元的地区;上海、北京位列第2、3名,人均财力超4万元;浙江、青海、天津、江苏、宁夏、重庆、内蒙古7省位于(2万,3万)区间,位于中上游。



       在地方债务负担方面,各省政府债务规模整体呈现“东部踊跃、中西赶超”的特点。2019年,江苏、山东、浙江、广东、四川和湖南的政府债务规模最大,均超过1万亿。西藏、宁夏、青海等经济规模较小的省份,其政府债务规模亦较小。从政府债务增速来看,西部地区政府债务增速最快,同比达20.8%,债务快速扩张带来基建水平的提升,且力脱贫攻坚和招商引资。中部地区政府债务增速17.1%,这与中部崛起的迅猛势头相对应,东部地区发债最活跃,政府债务规模基数较大,增速与中部地区相当,为17.0%。东北增速9.0%,增速较低与其融资环境有关。



       在债务负担保障方面,排名靠后的省份中,既有信用排序在后面的天津、贵州、青海,也有信用排序在前面的江苏,还包括处于中游省份的内蒙古、湖南、云南、陕西等省份。





      展望2020年,在我国基本实现十三五目标的整体预期下,多数省份的经济运行将保持良好态势,共同助力“GDP十年翻一番”目标的实现。减税降费力度不减,企业盈利能力将有所增强,加之土地出让收入增长预期向好,多少财政运行较2019年将有所改善。伴随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的再扩大,政府债务将继续快速增长,隐性债务的监管将继续保持高压态势,整体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控。

推荐阅读